五人大眼瞪小眼都看着对方,张弈却是憋不住了说道:“禀司监,弟子们,弟子们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件事秘而不宣,你们几个却知道了,不用说我也知道是谁告诉你们的。算了,算了,你们不需要担心,也不是你们可以担心的,就当这件事你们从来不知道,知道么?”唐柒虽然身子不好,可在弟子心目中却是为十分严厉的司监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”几人赶紧应道。

    刚想离开却又被叫住,“听说你们几人在试炼得了头名,过几天就要去气宗正式领责?”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走的时候带上我桌子上的书,多看看对你们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唐司监。”

    五人一扫之前的烦闷,带着司监准备的书开开心心的离去。

    唐柒拿着笤帚开始清理书阁间的灰尘,看着之前被翻得凌乱的书架无奈的摇了摇头。拾起桌上几人看的那本书时,吹了吹封页上的细尘。

    “编年志?”

    “有趣,有趣。”

    华藏殿的风波刚刚过去,迎来的是峨眉山的试剑大会。今年的弟子当中有五人对试剑峰有所感应,就表示这七人可以进入剑冢寻剑,至于是否能带出感应之剑,就全看各自的本事了。而刚刚出世的名剑乘风,也为此次参与试剑大会的弟子增添许多机遇,呼声极高的剑宗柳凤仪、气宗吴垢、术宗长孙经纬都是此次夺剑的有力竞争者。

    剑冢虽是峨眉属地,却不是任何人都可以随意接近。只有对剑冢内的剑器有所感应,才能顺利进入其中,就好像是兵器选中了你你才能进来将其带走。每年只有少数惊才艳艳的人会被选中,被选中的人本身就是种被认可的荣耀,至于苏师伯的情况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    气宗每次都会布置阵法将剑冢内的景象传播出来,如遇意外宗门便会出手营救。剑冢看似平静其实暗藏玄机,稠密的灵力氤氲出肉眼就能看得见的红色气体,红稠灵力将整个剑冢的空间都是包裹起来危机异常。

    试剑会当日试剑峰上聚满了峨眉弟子,大家都聚在一处等待着,气宗弟子刚刚布置起大阵后影像就传送了过来。刚开始影像有些模糊不清,不过半柱香后就变得清晰了起来。

    画面里柳凤仪独自站在最为前方的位置,其他几人都是两两成组分散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这人一直是独来独往,不喜和其他人配合。”

    “可却每次都能完美的单独完成任务,对吧。”

    汤怀几人坐在远处的树枝上远远的看着,对于梦寐以求希望超越的那个人,自己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。

    柳凤仪率先动身,脚尖一点便向剑冢内飞了进去,其余几人也不甘示弱纷纷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天地万象剑冢内竟然是一片悬崖峭壁的景象,就在陡峭的石缝之中各类兵刃夹插其中,灵气浓郁化成的稠红气迫使众人五感骤降,身在其中却很难辨别位置。

    长孙经纬从袖中取出令符喃喃念道:“太上台星,应变无停,驱邪缚魅,保命护身,智慧明净,心神安宁,三魂永久,魄无丧倾。”

    “摒除杂念宁静心神,灵台明净使心神归于正道,魂魄安固。”长孙提醒着身边的同门固守心神道。越是浑浊不堪的环境,越是要稳固灵台不乱。

    吴垢也是取出气宗宝镜道:“宝镜是明澈万物的宝器可为大家分辨虚伪。”又在镜面施起一道引神咒,便有一束阳光透过稠红雾气追了进来,将四周稍稍照亮一些。

    术宗与气宗两名弟子联手施法,立刻引起剑冢外大家的一阵喝彩。而剑宗柳凤仪却置之不顾,拔出所负之剑划开面前漂浮雾气,剑指与剑身并于一处,相互滑动之时竟有金石摩擦的声音,剑气施放便是罡风阵阵,将红绸灵气逼开。只是灵气犹如潮水般,对其施加之力越大反馈回来的力量也是越大越迅猛,迎面袭来的压力让其感觉不对,立马架起飞剑离开此地。

    剑冢环境特殊即便是御剑也不能支持太久,柳凤仪也是找了个地方收回了佩剑,开始盘坐凝神感应。稠红的灵气虽然是阻碍,却也可以帮助几人快速分辨灵力强弱的区域,越是强大的法器灵气聚集越是浓郁,只需要找到灵力漩涡的中心,就必是众人来此的共同目的。

    乘风剑。

    长孙和吴垢四人弯弯曲曲的绕过石道,向同一个地方探索过去,越往深处越是发现宝镜能吸收的阳光越稀薄,天与地只见灵力浓厚的已是产生实质的一汪灵池,而乘风就矗立在池水边。

    几人大喜纷纷奔向灵池边上,只是灵力对几人压制极强,连简单的动作也是变得缓慢起来。吴垢和长孙经纬先后来到乘风剑前,两人对视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先来。”这话是吴垢说的。

    长孙经纬听到后也是不急,理了理衣着清理三台神灵,臂膀伸展开来缓缓画圆归一。术宗讲究身体清静可让四正之神归于正位,感召神灵侍卫我身。吴垢见着这个姿势示意其他几人退开,长孙进入一种虚无的状态,渐渐融入整个剑冢之中,天是我,地是我,我是天地,三神皈依。此时长孙双眼同时射出两束金色的光芒,穿透重重阻碍仿佛天神下凡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术宗的净身神咒,没想到他竟然已经到了这个程度。”

    下一刻长孙收起心神终于伸手握住乘风剑,只是伸到一半还未触到剑柄,却不知被一种什么力量给隔绝,就算用尽全力也无法突破。

    “吴垢兄,我尽力了,你可有把握?”长孙经纬摇了摇头面带无奈的笑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姑且尽力一试。”

    吴垢捏起手诀,又盘起双腿坐下,大约一炷香的时间,其周身竟是开满朵朵莲花。“这是,坐地生莲?”身旁的人惊喜的说道。满地的莲花摇曳之中将周围的灵力也是吸了走,原本白皙的莲朵眨眼的功夫就成了妖艳的红莲。吴垢身下也是显现出一座九色莲花座,莲花座慢慢腾空而起,散发出的光泽覆盖住乘风剑,一股强大的磁场缓缓将剑从底下拔出。

    乘风剑也是开始有了反应,发出阵阵颤抖的剑鸣声,就这样僵持了许久再无进展,吴垢面色渐渐苍白起来,又坚持了一会便收住了手,冲着长孙摇了摇头,此剑他也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术宗气宗两名弟子先后失败,剑冢外的大伙一时间又是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难道此次没有乘风剑的主人?”

    “连吴垢和长孙经纬都无法取剑成功,看来今年乘风剑恐怕难以出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急,还有柳凤仪没来。”

    “对,他还没来。”

    就在准备离开去取其他兵器时,一道剑鸣之音划过天空,一柄长剑从高空坠下斜插在四人面前。此刻剑气纵横掀起罡风阵阵,四人定神一看已有一人出现在面前。

    “凤仪兄,我二人已试过,但与此剑无缘。”吴垢拱手说道。

    长孙经纬也是拱手说道:“此剑似有一道屏障,如无法突破恐怕难以取得。”

    柳凤仪看着两人点了点头,走到乘风剑旁直接伸手试探,自身的灵力与屏障刚一接触,便是感觉到一股刚强无匹的力量反噬回来,连手掌中都是有刺痛之感。

    “你们离远一点。”试探之后柳凤仪朝着几人说道。

    待众人退开,柳凤仪便隔空画起了九宫八卦阵,面对着池边缓缓念道:“万神朝礼,驭使雷霆。鬼妖丧胆,精怪忘形。”身形转动抽起一旁的长剑,一剑指天,一手指地。

    “三界侍卫,五帝司迎。金光速现,覆护真人。”

    顷刻间地动山摇,灵池之中接连升起数块巨石,巨石聚拢而形成了巨型石头人。石头人高若山丘狂怒不止,朝着几人就是一脚踩了过去,这脚力道千钧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迎头而来。几人手疾眼快分散躲避开来,但此击气势过猛溅起的碎石和气浪也是让众人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“剑冢怎么会有这怪物?”穆殿监已经按捺不住,冲着方无言问道。

    “殿监,剑冢里包罗万象有这些东西也不稀奇。若这几名弟子不能应付,恐怕这次就没人能在里面带出属于他们的剑了。”方殿教也是毫不客气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”

    掌教白眉此时发声道:“誒,穆清。无言说的对,这何尝不是剑冢对弟子的考验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巨石人一击未得便连环出击,虽然石像庞大可攻击依然迅捷,打得几名弟子喘不过气来。柳凤仪、吴垢和长孙经纬尚能自保,可其他两位同门已经不能在多支持,再这样下去这里怕是不能多留。

    弟子中执牛耳的三位弟子也各自有过反击,可巨石人坚挺无比难以突破。三人形成犄角之势,相互倚仗,又是一番攻势下来,几人陷入越来越大的劣势之中。

    “这样下去可不行,我们也不能坚持多久了。”吴垢朝身旁两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没拿到心意之剑怎么能走。”长孙经纬死死的盯着巨像的动作一刻也不放松。

    柳凤仪吐出胸腔里的一口浊气道:“今日想要再取剑恐怕不除此物怕是不能,两位可否为我争取一点时间。”

    吴垢和长孙经纬听到柳凤仪如此说皆是一笑

    “不灭此物,不下此山。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